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上〉

浏览量:726 发布于:2020-07-19

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上〉

  身为万恶的人力资源主管,这幺多年来从来没有少过的问题是,我能不能为22K议题表达一些什幺看法。

  但我这幺多年来没有对这个议题发表过看法。说真的,其实是「不敢」。我认为任何社会问题,常常都是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个情境、那些人,种种因素交织而成的结果,很难被简单地回答和讨论。身为人力资源主管,某种程度上也主宰了一部分核定薪水给员工的权力。我对这个事情当然也有一些我很表面的观点。如果真的要说些什幺,以下大概就是我的一些想法。

  事情要回到2008年的金融风暴开始讲。若你还有印象,当时经济真的非常非常不景气,几乎所有的企业都紧缩人力,纷纷祭出裁员、遇缺不补等措施,新竹科学园区很多国际级的科技大厂都要求员工放无薪假,连台积电这种企业模範生都逼得不得不裁减部分员工以度过难关,还引起了一些劳资争议。

  可以想像得到,在这样的状况下,有工作的人都不敢离职、待业中的劳工则很难找到工作。政府为了解决失业问题,便要求各部会拟定各种提振就业计画。而这当中面临求职挑战最鉅的,就属那些刚从学校毕业、完全没有工作经验的社会新鲜人。于是教育部提出了所谓的「大专毕业生至企业职场实习方案」。这个方案希望企业可以提供给大专院校的应届毕业生到企业工作一年的机会,让他们可以顺利进入职场,一年以后就会变成有工作经验的工作者。这些社会新鲜人已经对该企业有一定的熟悉度,如果表现不错将有机会直接在企业内转成正式员工、或至少有了一年的工作经验,届时可以转职到其他公司。

  考量到大部份企业在当时根本就没有人力预算可以用来培养这些年轻人,政府也就直接编列了预算,企业聘僱这些社会新鲜人的第一年薪水由政府补贴。计算的基準则是每人每个月22000元的薪水,加上劳健保和退休金等法定社会保险支出4190元,合计26190元。也就是后来被很多人戏称的「22K计画」。

  今天大部分人可能都同意,22K计画为台湾的大学毕业生订定了一个公定价,而这个价格是非常难堪的22K。

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上〉定锚效应 


  心理学有一个有趣的实验是这样的:实验者请受试者猜一下世界上有多少国家(维基百科的答案是195个独立国家和72个主权特属地区、区域) 。但是在猜之前,实验者会转动一个随机出现数字的转盘,转盘上有二个数字:200和50。结果实验证明,即使所有的人都知道200或50是个随机出现的数字,看到200这个数字的受试者所猜答案的平均数,明显高于看到50这个数字的受试者所猜测的答案的平均数。在心理学上这个称为「定锚效应」:在模糊不清的情境中,你对某一件事情的估算常常受到你的第一印象所影响。

  我记得我找第一份HR工作的时候,我的主管告诉我,在台湾,社会新鲜人的薪资水準是23至26K,他考量到我当过两年兵,所以给我略高一点的26K。如果那一位HR主管的说法是对的,在约莫二十多年前,大学应届毕业生的起薪是23至26K。但是22K计画一出炉,最直接的效应恐怕是,政府自己都认定了台湾的大学毕业生只值22K。这个数字为台湾社会新鲜人的薪资做了一个定锚,于是很多企业对大学应届毕业生的叙薪都开始向这个数字靠拢。

  当时我的公司也有申请这项补助,但我坚持必须依照公司原来的叙薪标準去聘用社会新鲜人。如果我们原本给予社会新鲜人的薪资数字是26K,那我们就照给26K,政府补贴我们22K而我们公司仍然必须支付4K。但绝对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这样做,我听过有一些公司真的就是抱着不用白不用的心态,找一大堆22K薪水(对企业来说是免费)的员工来做一些打杂的工作,然后补助结束后就辞退这些员工。

  无论如何,如今五六年过去了,22K变成了台湾劳动市场上一个邪恶的数字魔咒。

千金难买早知道

  任何政府的施政当然都可以在事后讨论其优劣成败,不过谈这些事情或多或少都有事后诸葛的嫌疑。首先,拿纳税义务人的钱来让民间企业聘请找不到工作的社会新鲜人,如果这个数字订得太高未免过份;再者,这个计画希望帮助的对象是比较可能找不到工作的社会新鲜人,而非一出社会就有一大堆公司抢着要的名校毕业生,薪资订得太高可能会让名校毕业生去抢这些实习机会而发生排挤效果。

  几年后劳委会主委王如玄评论起此事时,表示「如果没有22K,很多人可能连工作都没有」,引来一片挞伐。但是持平地说,她说的也的确是事实。那时包括台湾在内,受到金融海啸波及的国家,许多公司连让原有的员工保住工作都很困难了,怎幺可能再持续晋用人力?没有这个计画,很多社会新鲜人恐怕将会面临长达一两年的失业,影响所及,政府不得不设法避免。

  任何一件事情有利就有弊,不管你认为政府是想要辅导那些年轻人就业、或者只是为了选票希望维持眼前的失业率不要太难看,从政府的角度来看22K计画,我不会说这个制度在一开始被思考和推动的时候,有什幺显而易见的缺点。

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上〉

  但如果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呢?针对22K,最常听到的说法就是「台湾的企业老闆都只想要压榨劳工,所以才会几十年来薪资水準都没有成长」。

人作为一种成本

  要回答这是不是事实以前,我们先从一个最简单的商业活动开始。假设自己是卖鸡排的老闆,摆摊卖鸡排当然是为了餬口,所以很简单,一块鸡排的价格减掉成本就是我的获利,一块鸡排的获利乘以每一个月可以卖掉的数量,就是我一个月可以赚到的钱。这件事情简单明了,大家都听得懂。

  如果我今天想要去摆摊卖鸡排,而且我天真地告诉你说我打算从SOGO百货的超市买鸡排肉来当作我的食材,你身为我的朋友,十之八九会阻止我这幺做,对吧?因为刚刚说过的事情,一块鸡排的价格减掉成本就是我的获利,如果我跑去SOGO百货购买食材,我的成本将会居高不下。假如一块鸡排可以卖50元,我跑去SOGO百货买一块鸡排肉就要45元,再加上设备、瓦斯、纸袋...很有可能我忙了半天,根本没有赚到钱。每一个人都知道,想要靠卖鸡排赚钱,直接跑去批发商那裏买食材才是正途,如果你的生意做得够大,还可以直接去产地找鸡农合作、跳过中间所有要赚一手的人,才能确保你的进货成本够低、而且品质够稳定。

  这就是任何一个以营利为目的的公司在做的事情: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尽一切可能降低成本。合法合理的前提当然很重要,如果我卖饮料,明知塑化剂对人体有害,却还是为了压低成本而使用塑化剂,这就不是我所谓的「合法合理的前提」 (经济学对此的见解可能是,如果我使用塑化剂,就会影响到我的商誉,顾客就不敢来买,所以我之所以不使用塑化剂其实还是为了追求我自己的利益。不过我们暂且不要把事情搞得这幺複杂,就说任何一个企业都会想要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尽一切可能降低成本就得了)。从这个角度出发,卖鸡排的会想要压低鸡排肉的进货价、製造笔电的会想要降低IC等各项零组件的採购价格、盖房子的会想要压低钢筋水泥的成本、经营航空公司的会想要控制燃油的价格,比方说购买石油的期货来避险,当油价上涨时可以从期货的获利来弥补飞行成本的上升...总之还是回到那一句话,很少企业会嫌自己钱赚得太多,所以设法压低或控制成本变成了大多数企业会做的事情。

  这当然也包括了设法控制员工的薪资。

  这样讲真的很不中听。但是在劳动市场上,只要公司给员工的薪资高于法定最低工资、只要公司核实替员工投保劳健保(很多公司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就符合我们前面所提到合法的前提。在这个前提之下,设法控制公司的人事成本在一定的比例之内是大部分企业都会做的事情。

  我们这些HR是协助企业压低员工薪资的帮兇吗?嗯,这问题要看你怎幺想。如果你帮华硕电脑採购CPU、如果你帮宏达电採购通讯晶片、如果你帮85度C採购要加在咖啡里的奶精...你会不会认为这些人是帮助企业打压供应商的帮兇?很多时候职场上的每一个人都被交付了一个任务,他们认真负责地完成这个任务,而这背后的问题其实複杂得多。

§本文未完,接〈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下〉〉